蜜三刀

创世纪 3

3、

投资的事基本黄了。

谭总和赵博士双双心中有数。神棍.赵一如前言,终止了湾区事业,全面向华尔街撒网。

华尔街是一张名校结成的网,每个突触耸立一座世界名校,筛选优秀人类基因。赵博士毕业于加州理工,华尔街招揽了成吨成打的火箭科学家,赵启平的邮件和电话发出去,校友们热情相助。赵启平读书时就是“脱衣舞娘脚下做研究”的拥趸,书读完一摞,妞也泡了一打,交游广阔,连安迪也为他张罗。

即便如此,收到Mike邮件时,他还是很意外。

Mike邀他面谈。那几天赵启平混在东岸面试,Mike诚意十足,飞来见他。

“希望我有足够的时间说服你。”Mike把大衣搭到椅背上,“许久不见,启平。”
赵启平在美国用拼音当英文名,外国人头疼汉语拼音里的x和q,这不难解决,q标注成ch,练一练就会。因此,他一直叫启平.赵,当然,后来被叫神棍.赵,又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赵启平坐下,拿起叉子:“整个午饭时间,够用吗?”
“谁知道。”Mike耸肩。
赵启平笑起来,这又是他认识的那个学校里时常耸肩“天知道”的Mike了,他晃晃叉子:“我饿坏了,上午面试持续两个小时,你不介意的话我要开动了。”
“请便。”

Mike不饿,趁赵启平埋头吃,开始为雇主宣讲。Mike比上学时气色好很多,赵启平知道他的后续,毕业拿到NCARAI*的offer,跟太太双双服役于美国海军,为理想工作,薪酬可观,科研成果丰富。是少数进入美帝前5%的亚裔,在泰裔里更属凤毛麟角。想到大学里那个瘦小的豆芽菜,赵启平为他感到高兴,求仁得仁的人生,不是谁都有福气享有。

“启平,你在听我说话吗?”Mike敲桌子。
“在,你刚刚说到他们的仿生自动化项目敲定了。”
“没错,队伍不大,我希望你来,我跟他们牛吹好了,你一个人顶一个师的战力。”
渴求数学天才的不止华尔街,掌握国家生死线的高级神秘单位对数学人才的需求更大,开出的薪水也更牛气冲天。这个层级的人才,每一个都值得一支特种暗杀小队。
赵启平把嗓子里的面咽下去:“比我前辈差远了啊。”
“你说什么?”
“不,没什么。”赵启平低头吃面。
虽然赵启平答得上话,可Mike知道他没认真听。擅长一心多用的人都擅长在对话中偷懒。
他摇摇头,开始切牛排:“我知道你为什么宁可去华尔街挣快钱,也不肯留在湾区搞半吊子研究。但我们这里与湾区不一样,你将获得难以想象的的技术和资源支持,可能更快导向你的人造人成功,启平,你知道神经网络这几年的影响力。”

外界熟知的深度学习,在业内隶属“神经网络”领域。

“你是说,一块块拼接神经元,搞出仿人大脑,就能做出人造人?”赵启平一字一字地问。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但是启平,我们现实点,造一台HAL9000,至少是我们活着时可能实现的目标。”
“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从拿骨棒的猩猩变成操作HAL9000的猩猩。”赵启平说。
Mike停住动作,好一会儿,忽然笑出来:“你一点儿都没变。”
“谢谢,你也是。”赵启平点头致意。

他们曾是一起研究骨棒的猩猩,大学看过《2001太空漫游》后,他们有一段时间以猩猩相称。现在有一只猩猩,不肯老实研究骨棒,非要敲击那块智慧的黑石。Mike认为这是无用功,但天知道以后?这两年蹿升为AI武林正统的深度学习,也曾一度遭遇寒冬,成为边缘课题。如果不是一两个教授的坚持,AlphaGo恐怕见不到太阳。谁又知道猩猩们能不能在有生之年敲开黑石?谁知道?

“所以我半点希望都没了,有人敲不动黑石,宁愿去华尔街干些我的机器人能做的活。”Mike耸肩,他知道响当当的启平.赵变成神棍.赵的故事,让神棍收手的可能性很小,所以:“那与AI无关的课题愿意来吗?擦边的,你能胜任,会让你经济压力小很多。”
“谢谢,不,”赵启平说,在Mike想再开口前示意他等一下,“Mike,我就直说了,接下来的话将有些冒犯,我要请求你的谅解。”
“说。”
“我不会为美国军方效力,因为未来的某一天,我还想以自由之身回中国。”
Mike吃惊地看他:“你什么时候变爱国分子了?”
“这不是爱国,”赵启平谨慎措词,“这就是我冒犯的地方了,Mike,你的祖国也许很难支持你的技术应用,我的却可能成为施展理想的最佳平台。”

席间陡然沉默,Mike的脸色几变,震动,苦涩,怀念,最后,收于轻轻一笑:“你说得对,这就是我留在美国的原因。留得太久,几乎要忘了来的路。”
他的故乡,清溪,佛像,和虔诚的香火。美丽的,被隔绝在高科技和战火之外的小国。是老来清修好去处,却非少年郎的竞技场。
Mike伸出手,与他交握:“启平,祝你一切顺利,未来若有一天回国,能顺利实现理想,为你的祖国造一块黑石。”

然而豪言壮语出了饭局分分秒被脱水晒干,现实中的赵启平不仅不能回国,还要先去华尔街当苦力。美帝科学家苦,大洋那边呢?赵启平有位中学同学在上海航天院,结婚买了房,几年都没空装修。至于薪水,讲得含蓄:“靠仍有余额的理想主义撑着。”

现今已不是当初举国之力供养科学家的年代,社会主义科学家要像资本主义同行们一样自力更生,无钱寸步难行。

赵启平目前的要事是挣钱。

选定就职基金后,赵启平搬家去纽约,小公寓行李没几件,他收拾行李时把《星夜》扔了。见着心烦,反正去东岸能天天看正品。打包很快,不到十个纸箱,赵启平站在纸箱中间检查行李,手机在柜子上震动,嗡嗡嗡,震得移位,是不认识的号码。赵启平接起来,对面笑声低沉:“赵博士?”

谭宗明。

他没报名字,也不需要,他有这个自信,事实上谭总的确让赵博士一见钟情,再见难忘。
赵启平把脚从乱糟糟的垃圾里抽出来,转去阳台:“谭总,有事吗?”
他点起一支烟,烟气刚升起,一阵风来,吹散了。高楼的风比地面烈,温度也比地面低。
“我听安迪说你过两天要来纽约了,我们给你接风。”
不是,赵启平想说,没记错的话,上次我们是不欢而散?您是失忆还是阿兹海默?
他回道:“谭总,搬到纽约我恐怕一两个月内都抽不出空,”
“那我来看你吧,”谭宗明说,“不介意的话,今晚请你吃饭。”

一个蓄谋已久的饭局。

赵启平拿着手机直笑:“谭总,你忙我也忙,如果电话里能解决,我们没必要额外浪费时间。”

“你现在去阳台,往下看看。”

赵启平探身往外看,手一抖,烟头打着转坠下去。三十层看下去,蚂蚁般的男人倚着车,似乎在抬头往上看,赵启平撤回阳台里侧。太奇怪了,他来做什么?
“不请我上去坐坐么?”谭宗明在电话里问。
“我这儿……有点乱,实在不合适待客。”
“那下来陪我喝杯咖啡,安迪说你明天飞纽约,在你起飞之前,我们谈谈。”
“为什么?”赵启平又探身出去,与楼底的人隔空对望。
“你当初找我是为什么?”
赵启平握着手机:“好,我下去。”
以生死相许的研究,哪怕有一丝希望,都足以涤荡一切俗世干扰。他和谭宗明有过一段似是而非的暧昧,留了尴尬的尾巴,这在可能到来的投资面前一文不值。赵博士收线,匆匆穿了外套下楼。

车里有司机,赵启平打开后座车门,谭宗明拍拍一旁的座位:“上来。”
他眼底发青,仿佛一根针扎进心口,赵启平按下心,没问。谭宗明也无意解释,车开出去,静静闭目养起神来。这份自在让重逢的尴尬消于无形。赵启平放松四肢,窝进座椅。

谭总只在赵博士的公寓里放下架子,出了那间屋处处讲究。赵博士被迫跟谭总吃一本正经的法餐。
“前段时间,我接触了一些别的AI项目。”谭宗明开门见山,“还凑热闹去了OPENAI。一个小八卦,那些研究员的价值已经赶上顶级橄榄球四分卫,你知道,现在深度学习这块儿,啧,烫得跟烙铁一样。”

谭总俨然一副AI业内专家的派头,也是很让赵博士刮目相看了。赵博士文雅咀嚼,嘴角却溢出笑意。

各界大佬下饺子一样上马AI项目,SpaceX也不例外。这位大佬本来就是会在火箭发射失败后轻描淡写屡败屡战的类型,他的AI项目也风格强烈,非常与众不同,开源,共享,却召集来最优秀的专家,大家野心勃勃,要在微软谷歌之外开发独立的AI新世界。

“OPENAI这个项目,是Elon和神经网络专家吃了顿饭开始的,”谭宗明慢条斯理地吃,“但是我看了看他们,都觉得不如我的赵博士,你们科学领域,我大概琢磨出来了,一般谁最疯谁成功。”
赵启平不为所动:“所以谭总现在的意思是?”
“我也想要一个OPENAI,属于谭氏的,你来操刀。”
“我不做深度学习,”赵启平礼貌地笑,“谭总感兴趣,可以去挖四分卫们。而且我得纠正你一个看法,我的项目可能一辈子沾不到‘成功’二字,如果你是想要一个爆炸性项目,AlphaGo或Watson机器人那样的,也请找别人。”
“如果要做一个下棋机器人或看病机器人,我也不会来找你。”谭宗明盯着赵启平,“我需要一个SETI。”

叉子与盘子撞到一起,清脆地叮当一声,赵启平抬头看谭宗明。

他知道SETI,赵启平想,这个一个月前还对科学一无所知的大佬,在他的引导下勉强读了两本科幻小说,现在连SETI都知道了。那是人类最不切实际最疯狂的地外文明搜寻计划,像不自量力的旅行者一号一样,穿梭茫茫太空寻找同类。当然,永远有一部分人大叫:不要找外星人!他们会毁掉一切!

“赵博士,你帮我主持啊。如果找到外星人,我给你造飞船。”谭宗明轻松自在。
赵启平抿着唇,好,这是连SETI创始人那部著名的科幻电影也看了,他要cos谁?终极大佬哈登先生吗?他以为他有那么幸运?选中一个科学家就能发现外星人?
“你想要什么?”
“赵博士你这么问太伤人了,我只是希望亲眼见证中国的艾丽博士诞生。”
“我没有电影主角那么幸运。”
“你是传奇的主角,相信你的运气,”谭总越过桌子,握住他一只手,赵启平一颤,没甩开,被按在桌上,“也相信我。我运气向来好。我们用十年时间试试,这个可能是你我一生最好玩的一个项目。”

十年,赵启平心跳剧烈,十年,即便看不到光,也值了。

“为什么是我?”
“之前我什么都不懂,觉得赵博士天马行空,自己出去学了一圈的AI理念,又觉得都是俗物,”谭宗明笑,“你的最好玩,好玩到我想追连载,我们的艺术话题还没结束,我等你接着讲。赵博士给机会吗?”
“我的实验室要很多条件,有些要求可能不讲道理。”
“这是自然,我有义务为赵博士提供最顺心的工作环境。”
“那么,我的首要条件是,”赵启平抽回手,“在以后的合作里,我们保持同事关系,人际定位上,除此之外没有其它。”
出乎意料,谭宗明的反应很快,他看了看赵启平,斯文地笑:“科学家需要全心全意工作,嗯?这点赵博士尽请放心。”
赵启平点头:“还有些其它小条件——”
“我也有一个条件,唯一的条件。”谭宗明突然打断他,“你答应了,我们再继续往下说。”
“你说。”赵启平松口气,他终于开口提条件了,这终于是一个正常的交易。
“你要跟我回中国,上海,实验室必须建在那里。”


注:NCARAI全称The Navy Center for Applied Research i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,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的AI分支

评论(60)

热度(3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