蜜三刀

贝加尔湖畔 56

56.

除了鞋印,还泼湿了半边肩膀。

鞋印坦荡荡印在胸口,如此坦荡,反不见私,吃惊倒显得大惊小怪,明家两位暂按好奇,先问正事:“赵医生出什么事了?”
谭宗明不语,侧身让出一条通道,把他们迎进来,关门。明达百八十年没见过谭宗明这种脸色,快步冲到里面一探究竟。这种情绪的谭宗明,明韵熟悉,因而不惧,在后面宽慰他:“病人是比较喜怒无常。”

到了里间,大床上没有人,赵启平捂着头,蜷在床边地毯上,淋了一头水,昏昏沉沉。原先床头柜上的水壶水杯全被打翻在地,行李箱歪倒一旁,这里经历了一场搏斗。明达两步上去,要把赵启平抱起来,尚未靠近,瑟瑟发抖的人又反射性一脚踹过来,明达趔趄两步退后,明韵把他让到身后,到床边蹲下,轻言细语道:“赵医生,我是明韵,我拉你起来好吗?”

温柔的女音穿透了赵启平的防备,明韵伸手过去,没有遇到反抗,她抓牢赵启平胳膊,温柔地征询意见:“赵医生,我一个人搬不动,让明达帮个忙可以吗?”
地上的人嗯了一声,渐渐清醒过来,捂着头的手放开,一片红肿,显是撞了床或柜角。明家姐弟把他重新扶到大床上,谭宗明自始至终站在床脚,无声地看着一切。

赵启平拉拉明韵,她俯身听他讲话:“明小姐,帮我叫个客房服务可以吗?”
“当然。”明韵把水壶水杯都摆回柜子上,“我让酒店来收拾一下。”
“谢谢,还有……我很难受,想一个人清静一下。”赵启平说。
话跟明韵说的,所冲的却是床脚的谭宗明,话里话外清楚明白,希望他和明家姐弟一起离开。
几人都感尴尬,明韵看看谭宗明,谭宗明倒若无其事,表情不改。
明韵道:“好,我们把你安排好马上离开。”

她打了个电话给前台差人来照看,明达给他擦干湿发,重新烧了水,看着赵启平把感冒药和胃药都喝下去。从医院出来时,谭宗明去附近药房,按赵启平给的药名买了胃药回来。赵启平拥着被子,手里捧着热水,半靠在床上向他们道谢:“明小姐,救命之恩,来日相报。”
看着他有力气开玩笑了,明韵笑道:“你把自己照顾好,明天好好上飞机就是最大的报答了。头上的伤不要紧吗?”
赵启平摇头:“相信一个外科医生的判断,没事,你们去忙吧,我吃完饭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他看着床尾的谭宗明,说道:“谭总,刚刚难受得厉害,踢到你真是抱歉。”
“没事。”谭宗明看着他。
“你身上也湿了,赶快回去换件衣服,别跟我一样着凉。”
谭宗明忽然问:“赵医生昨晚怎么吹到风了?”
赵启平把水杯放到柜上,被子往上提了提,一副谢客姿态,回道:“难得来海边,在房间开窗看了会儿月亮,不小心着了寒气。”

谭宗明点点头,没再追问,跟明韵说:“那咱们走吧。”
明韵指指他胸口:“你就带着这个出门?”
谭宗明一笑:“忙着搬赵医生,一时大意忘了。”
说着伸手掸几下胸口,拍打之间,灰尘淡去,肩膀泼湿处也半干了,赵启平留给他的印记一个个消失。

他们关门离开,轻手轻脚,赵启平静下心,捕捉到轻微的喀嚓声。他精疲力尽地躺倒,从头到脚包进被子里。用被子捂汗排寒不是科学方法,他现在不需要科学。

明家姐弟去赴午宴,与谭宗明分手前,明达曾想开口,被明韵截住。上了车,明达问堂姐:“刚刚你干吗拦着我?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“就是奇怪,才让你不要问。”
“这又是什么道理了?”
“你了解他的脾气还是我了解他的脾气?”
“切……这个我不跟你争,不过这跟宗明哥的脾气又有什么关系了?”
“怕你被他削。我现在不好说,等确认再告诉你,”明韵提醒堂弟,“你原地等着,不要动。”
“搞什么啊……很大一件事?我只想知道赵医生为什么会跟宗明哥打架!”
明韵看看这个恋爱向来三板斧,一见钟情——二见定情——顺利订婚,爱情等于快活二字的堂弟,摇头:“总之你不要动,等我确认了再说。”

一顿热饭,带一个长长的、放松的午觉,赵启平一觉醒来,如获新生。窗外华灯初上,他拿过手机,很多信息。母亲给他发了张宁宁的照片,说:“小东西想你了喏,一个星期就背叛我了,赵启平你本事的。”他来大连前的周末,父母度假归来,接走了宁宁。他带着宁宁过了一个多星期,小东西陪伴他很多孤单的夜。

孤单……的夜,赵启平关掉微信,去手机相册,寻到那张他第一天抱着宁宁在谭宗明公寓的自拍照,删除。

微信,短信,未接电话,各种通知,明达打过电话来,没有谭宗明。

对的,他们正式分手了。

一股难言的情绪突然潮涌而来,薅着他的头发往水下按,凉水涌进胸腔肺腑,堵住呼吸。赵启平喘着气,从手机通讯录里翻出谭宗明,他怎么就忘了把他彻彻底底删掉呢?光删微信聊天算什么?微信通讯录,手机通讯录,相册里所有与他相关的照片,赵启平挨个相册翻,忽然一组照片跳到眼中。

很久之前的一天早上,谭宗明趁他没醒时偷拍。曦光里的赵启平在沉睡,睫毛覆盖眼睛,根根分明。微信记录被删光,这几张照片却被保存到相册里,侥幸逃生。

一张张照片在手底打轱辘,他看着照片里的自己,谭宗明也在看着照片里的他。拇指一次次滑过去,他明明在调删除菜单的,它却不出来。

电话进来了。

照片消失,赵启平回过神,接起电话,明达问他:“赵医生你醒啦?感觉怎么样?”
“药很有效,温度退得差不多了。”
“太好了,要不要下来跟我吃晚饭?”明达说,“只有我一个,好无聊啊。”
赵启平笑:“风寒容易反复,保险起见,我还是房里吃吧,省得明天上不了飞机,明总要是觉得无聊,吃完我陪你聊天。”
“算了,我最怕聊天了。”明达性子急,怕寂寞,却耐不住促膝长谈,小时候最怕的就是大伯公召唤长谈,连亲爷爷都救不了。

挂掉电话,他又打给谭宗明邀饭,宗明哥在大连没什么事,却也忙得抽不出空。不过,明家和谭家不同,明家是统战对象,谭家在漩涡中心。很多事,连明家人也只等最终结果,不过问究竟。宗明哥忙,肯定有忙的理由。二伯公挂心宗明哥,最近常给北京打电话。每到这时,香港和北京两位镇宅之宝的终极疑问就来了:宗明什么时候能有个可心人照顾着?这种时候,家里只有保姆怎么行?!

明达常代表两位老人明目张胆地催婚,他是家里的标兵,年纪轻轻,家已成,业已立,什么也不用长辈操心,全家表率,当然有资格批评大龄青年们。在他看来,宗明哥和堂姐的问题很简单——谈恋爱的花花肠子太多。恋爱是件简单的事,荷尔蒙发散,中意她,手拉手在一起。要凭本能来,一用脖子以上准完。他俩当年分手,事后公开的理由,在明达眼里完全不成立。花花肠子多的人一般难处,所以两个人单到这把年纪不肯妥协。主要原因,明达必须说,自找的。

他边吃饭边看资料,下午宴席归来,前台转交一份来自鲁先生的文件。是辽宁舰的一些资料,嘱明送给明家爷爷。明达越翻越觉得有趣,很有心的一套资料,爷爷肯定喜欢,明达吃完饭,专程给鲁工电话致谢。

一夜无事,第二天,赵启平果然健健康康地出现在前台,与明家由大连飞回上海,谭宗明不与他们同路,出发时间也错开,他回北京。

飞机同往南而去,各自一路平安。

下了机,赵启平的出租车往浦东去。落地后他问了方主任,医院没什么大事,他便多请两天假,回父母家歇着。

到家一开门,宁宁汪一声扑过来,小小姐很少这样热情外露,赵启平抱住它,母亲拿着铲子追过来:“是不是堵车了?到这么慢!”
赵启平嗯一声,抱着宁宁换鞋,赵妈妈走到近前,把儿子拽过正面,对着屋里喊:“老赵!老赵!你儿子瘦成这样了,你管不管!”

喊完,又被儿子抬头吓了一跳:“头上这一块是怎么回事?在哪里受伤了?!要紧不要紧处理没处理?就这还整天要自己住,这就是自己住的结果,赵启平你32的人了,你那个空气里到处飘病毒的工作环境我就都懒得说了,动不动雪崩,动不动瘦成一片纸,这怎么搞的黑眼圈重成这个样子,开个会也熬通宵的?能不能让我这个老妈子少操一点心?——平平,平平你怎么了?”

赵启平摇头,沉默地往妈妈怀里倒:“妈……”
“哎……”赵妈妈把儿子抱进怀里,对过来的老赵直摆手,让他回书房去。她柔声问儿子:“怎么了?”
“没什么,特别累……”赵启平把脸埋在母亲肩膀里。
“累就回来对了,赶快洗手吃饭,吃完马上睡觉。”
“让我靠一下。”赵启平用下巴蹭她。
“哎哟32岁的主任医师还要撒娇,说出去看医院同事怎么笑你。”
话是这么说,却把儿子抱得扎扎实实,母亲是孩子最后的港湾,无论什么时候,无论多少岁。

赵启平在家休养的几天,卫缨去北京出差。谭宗明办公室里,她出差的频率不高,谭宗明是个有规律的老板,尤其私事,大多有规划,不会临时抓差。她虽是私助,却很少需要随着他天南海北跑。谭宗明最近连宝华都不太过问,反而要她来北京处理急事。太反常了,卫缨一路琢磨着小心应对。

会见不在宝华北京办公室,在她入住酒店的餐厅。卫缨落座,看到老板,忽然一刹那释然。谭宗明很累,眼皮耷下来,连头发都疲倦地平躺着,而非往日精神的往上梳。当然其实她是见到谭宗明最多私人情绪的人,他在她面前不掩饰。但卫缨的确很少看到这样的谭宗明。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,把她叫来北京,有些包袱必须当即卸下来,否则影响工作大局。这些事甚至不能在电话里说。

谭宗明不加解释,直接一件件交代,卫缨快速记下:
衡山路的房子处理掉;
西郊别墅的改造全部停止,钢琴搬出去;
陆家嘴公寓里的医书和赵启平的衣服全部处理掉,所有他的痕迹要在他回上海前消失;
联系赵启平,把他那边的东西处理一下;
………………

卫缨一边记,一边吃惊,原来是那位俊美的一附医生,原来最近这个是他。怎么说,从个人条件来说,丝毫不令人吃惊,当老板的情人,非常般配。但也着实让她意外。作为私助,她几乎参与了老板的每一段感情,却第一次从头到尾被蒙在鼓里,直到分手才知情。她甚至一直到刚刚都认为他是神经外科的医生。

卫缨的大脑全速开动,根据谭宗明各项交代里透露的细节,回想这段时间自己工作里有哪些部分是跟赵启平、上音或医院有联系的,以免误踩雷区或提醒不到位。果然是有的,她捧着记事簿请示老板:“还有一件事。”
谭宗明疲倦地撑着前额:“说。”
“意大利那边定制的手风琴,已经进入制作程序,是停止还是……?”

谭宗明不说话,卫缨低头先记事,等了干煎般的一两分钟,仍没有声音,她轻轻说:“好的我知道了。这边还有几个细节问题需要再确认一下。”



评论(257)

热度(7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