蜜三刀

贝加尔湖畔 35

35.

一般而言,谭宗明惯于早起,在新鲜的空气里晨读。

与糜烂的华尔街之狼和外界的臆想不同,大多数投资教父作息规律如僧侣。美国前财长晚上十点睡、早上六点起。谭宗明唯一的前老板则长于冥想。旺盛的精力和清醒的头脑是做出正确决策的前提。市场躁乱,冷静方可致胜。

赵启平长于睡懒觉。医生日夜不定,没有条件规律作息,睡一分钟赚一分钟。周末的时候,赵启平打着哈欠起床,习惯了去书房找他。谭宗明曾尝试在床上开启晨读。但赵启平在床上不老实,睡着也不太老实,而谭宗明生活规律、身体健康,早上欲望浓重。

两次后谭宗明就放弃了,仍回书房。

通常晨读结束时赵启平还在睡。他们同居后,谭宗明的时间被拉长。以前晨读结束紧跟着新的安排。现在,等赵启平起床再说。晨读常常持续到近午。

赵启平起床后,喜欢倚在书房门框,看晨光里的他。谭宗明系着睡袍,手边一杯茶,在袅袅烟气里查阅报纸,或翻阅报告。书桌上一摞书翻得起卷,另一摞报告常换常新。安迪桌子上四台电脑,谭宗明的书桌却洁净,像明家。

都说工作中的男人最英俊,赵启平觉得,除了手术台上的自己,就数书房的谭宗明最好看。

继2012年7月震动全国的北京特大暴雨后,8月的上海,终于迎来一次像模像样的台风,名号海葵。

那是一个周三,幸运值满格的魔都这次没躲过去。一大早暴雨倾盆,台风要把整个城市连地拔起。陆家嘴光秃秃的没有树,风在摩天大楼间呼号,天昏暗,云压在头上,从厨房阳台看过去,金茂头顶的尖针摇摇摆摆,似乎要倒。

飞机高铁全部停运。

谭宗明原本要出差,结果被政府的严厉警报堵在上海。周三全市放假,赵启平周二下班过来,在他身边度过台风袭来的晚上。
这种天气,骨科医生急诊多,赵启平的手机彻夜开着。不知是风雨扰人还是被谭总的作息感染,这天赵启平很倦,两人缱绻了一回,九点多就睡了。他睡着后,谭宗明把赵启平枕边的手机拿过来,跟自己手机一起放远一点,防止半夜铃声突起,吓着赵启平。

一夜无事,第二天赵启平精神饱满,早早起床,进书房时,谭宗明的晨读刚结束。

赵启平一手端着咖啡,趴到他背上,看他手里在读什么:“咦?这是什么?”
赵启平伸手翻过封面,《医疗器械产业发展与投资CEO峰会》日程,今天开幕。
他这一惊奇,谭宗明突然被触动,把报告放到桌子上,问:“去不去?”
“啊?能去吗?”赵启平常去国内外医学会议,熟知流程,这可不是随性而为的事。
“想不想去吧。”谭宗明捏捏他的耳朵。
赵启平看着风雨大作的窗外,巧了,峰会在浦东世纪公园附近,开车过去十几分钟,台风都挡不住诱惑。

赵启平这天原本另有打算,难得浮生半日闲,想跟谭总在干爽避世的公寓里听听雨,赏赏江,下下棋,做做|爱。
工作之外,赵启平享受生活,能懒则懒。现在懒骨头却蠢蠢欲动,不再愿意守着公寓发霉。

他仰头一口灌掉咖啡,给了谭宗明一个浓厚的咖啡味早安吻:“去,马上收拾。”

赵启平穿戴完毕,谭宗明也安排好了入场事宜。台风危险,跑车在冲刷着天地的雨帘里慢慢行进,街上罕有行人,车流稀疏。世纪公园附近是新上海花园城市的范本,这里像任何一本科幻小说里描述的未来城市,整洁现代,建筑稀落,放眼望去一片绿色,楼宇和设施科技感强烈,旁边是上海科技馆。这一片是浦东的第二心脏,早先赵启平和谭宗明偶遇的音乐会就在东方艺术中心。

峰会在万丽酒店。

一进酒店,大厅候着的人迎上来,那人眼睛带笑,看看谭宗明,又看看他身后的赵启平,先跟赵启平伸手:“欢迎赵医生。”
“麻烦你了蒋总。”
“不要叫我蒋总,总在这儿呢,”蒋总指指大老板,“叫我蒋哥吧。”
“哎,蒋哥。”赵启平从善如流。

谭宗明在一旁抱着手臂笑,他今天穿一套湖蓝休闲西装,没打领带,白衬衫开着扣,严整中透着股落拓。既然大老板散发“今天很随意”的信号,蒋拓当然听令,不一本正经跟他打招呼。他对赵医生印象很好,上次在宝华开会,听说合作的医学专家三十出头,他本要看一场笑话。医学不像金融,给天才机会。再天才的医生,也得磨到中年始出成绩。不过赵医生一席AO讲下来,蒋拓收回自己的话,心想,难怪老板看重他,安排在邻座。蒋拓是行业研究专家,最喜欢脑子清爽的技术人才,赵医生恰是其中顶尖。

今天赵医生穿一套亚麻西装,清逸风流,笑语盈盈,站在谭宗明身边,猛然让人有种良缘佳配的错觉。

寒暄完,蒋拓跟谭宗明说:“你们来得巧,正好茶歇,下个议题就是骨科器械和生物材料。”

“看准了才来的,走。”谭宗明心情好,举步先行。

室外的狂风暴雨丝毫不影响室内的热火朝天,与会外地人员提前一天抵沪,加上记者约摸200人,会场可谓热闹。这是中国第一届医疗器械与投资峰会,集合了卫生系统、医院、投行与器械商。医疗板块近年成为投资界热点,这峰会掐准业界脉搏,生逢其时,又由政府牵头,捧场的机构很多。但因是第一届,名气还不大,各机构未派重量级人物出席,认识谭宗明的不多。赵启平认得几个官员医生,好在人家不认得他。蒋拓是宝华医疗团队的老大,他在医疗投资板块打拼多年,人脉广,到处都是熟人,茶歇时像只蝴蝶。

谭宗明和赵启平躲个清静,站在角落聊天。

“应该把你领导叫过来的。”谭宗明说,“怪我,自己没打算来,把他也给漏了。”
“他?”赵启平拿出手机,翻了翻,给谭宗明看,“没时间,加班呢。”
是一个叫“警民鱼水情”的id的朋友圈,贴了几张风雨照。谭宗明说:“这不是凌远。”
赵启平乐了:“哟,谭总真聪明。”
谭宗明一下反应过来,这是李警官。他再细看去,照片里的风景眼熟,是医院附近的树,他问:“李警官在附院呢?”
赵启平收起手机,点点头:“这种天气,师兄得看场子。”
本来作为创骨组长的他也要看场子,不过师兄大发慈悲,准他休假。

“看什么场子?”背后传来声音,两人一齐回头,安迪端着一杯酒,浅浅笑着:“老谭,你怎么来了?”
“你怎么来了?”谭宗明也惊奇。
“我?”安迪挑眉一笑,“你忘了我的新老板现在对什么感兴趣了吗?”
“明达那小子……”谭宗明摇头,自己不来,倒会给下属派活,不过明达如此倚重安迪,看这架势,安迪在明氏大有可为。
“所以你呢?不是要出差吗?”安迪向蒋拓的方向努努嘴,“而且我以为这是蒋拓的领域,怎么需要你亲自过来。”
“兴之所至,临时起意。”谭宗明扶着一旁的座椅,非常放松。
这答案真随意,不过,安迪习惯了谭宗明的随意,她问赵启平:“赵医生受邀发言吗?”
“我?怎么会,”赵启平大笑,“我跟谭总来看热闹。”

“赵启平?!”一个尖细的声音从安迪背后刺来,赵启平乍然一抖,冤家路窄,她怎么来了!早知她来,赵启平今天打死也不从公寓出来,为什么不好好窝着跟谭宗明喝喝茶做做|爱?
娇小的曲筱绡冒出来,眼睛骨碌碌打量面前两个人,赵启平她很熟,旁边这位是谁?她大大方方向谭宗明伸出手:“您好,我是曲筱绡。”
“你好,谭宗明。”谭宗明不让女士的手落空。
曲筱绡一惊,传说中的谭总,踏破铁鞋无觅处,不过她心中震动,面上的笑却十分节制。这等人物,不若冰山安迪,安迪冷漠坦荡,而且她够得到,可以死缠烂打;谭宗明身居高位,心机莫测,得谨慎应之,不能太热情,以免被看低。
安迪拉过曲筱绡:“这就是小曲,我的邻居。”
“哦……小曲。”谭宗明想起来了,“你那个古灵精怪的邻居,果然是个鬼灵精。”
“谭总客气啦,”曲筱绡甜甜地说,“谭总才是跟我想象中一样。”
“哦?你想象什么样?”安迪问。
“嗯……大概就是巴菲特的头脑加梁朝伟的脸吧。”
曲筱绡给了一个符合她“鬼灵精没文化小女孩”人设的答案,小女孩出丑也天真可爱。

赵启平努力克制表情,斜眼看谭宗明,谭总含蓄朦胧地笑,安迪认真思考梁朝伟和巴菲特的兼容性。

摸清底细前,曲筱绡暂时对谭宗明敬而远之。她集中火力对准赵启平:“赵医生怎么有空过来?”
赵启平反呛道:“你怎么有空过来?”
“我?安迪来,我就来了呀,这么有意思的会我当然要来。”曲筱绡永远的天经地义,“说不准我哪天就做医院的生意了呢。”
赵启平想到她打听杏林的建设进度,寒了一下,说:“空调离医药有点远吧?”
“谁知道呢?我们安迪还从投行改做实业了呢,对吧安迪。”
“我是属于特殊情况。”安迪解释。
“说不准未来我也特殊一回,”曲筱绡追着赵启平问,“赵医生,你不是很忙吗?这种天气你不是该在医院吗?”

谭宗明对他们之间弥漫的火药味感到莫名,观察了一会儿,忽然想起很久以前,安迪帮赵启平拉慈善赞助时,是这么介绍他的:我邻居的前男友。当时过耳即忘,现在想来,原来如此,该当如此。这小辣椒的脾气是吃得住平平的,平平不喜欢平顺的对象。

赵启平说:“哦,我打算转行做医药投资了,来看看行业发展。”
曲筱绡哪里肯信,不过她眼睛又在谭宗明和赵启平之间转了两转,选择了不发问,由赵启平蒙混过关。

茶歇结束,安迪和曲筱绡坐回前排,谭宗明和赵启平拣了后面的位子。

当前议题是骨科器械与生物材料,日程上介绍,产业经历20年快速发展后,进入整合和细化阶段,投资公司成功入股多数本土制造企业,一定程度上帮助了产业做大,却没有做强,优秀如辛迪思尚且被强生收购,本土龙头被世界巨头虎视眈眈,有人提出“民族产业路在何方?”的问题。

这就是早上吸引了赵启平目光的东西,主持嘉宾一位来自凯鹏华盈,代表投资方,一位来自三友医疗,代表项目方。

讨论开始后,赵启平忘了曲筱绡,专心跟谭宗明讨论话题。
前排的曲筱绡却不时转头看他们,太奇怪了,为什么赵启平会跟谭宗明同行,看起来关系还不浅。她捣捣安迪的胳膊:“安迪,谭总也做医院的生意?”
安迪习惯一心多用,一边耳朵进着台上的讨论,一边想了想,答道:“不知道有没有做医院的生意,不过最近对医疗项目感兴趣。”
曲筱绡还想证实一下自己的直觉,不过一想到安迪对情爱缺根筋,又打消了主意。别说谭宗明和赵启平之间暧昧安迪看不看得出来,就算他们在一起了,她也未必能发现。毕竟华尔街不像时尚圈遍地gay,安迪的爱情观比较传统,知觉也迟钝。
她转而问:“哦,看来赵医生现在是谭总的投资顾问了。”
安迪笑道:“还不至于,你家赵医生很难请的。”她可记得早期在赵医生那里碰的软钉子,补充定义道:“他们现在是很好的朋友。”
曲筱绡真是快昏倒了,很好的朋友,哪个次元的好朋友对着对方笑成那样的?她从没见赵启平笑这么融化过。那种笑甚至让她想起一首肉麻的老歌: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,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。

台上嘉宾激情地说着,中国骨科医疗器械市场规模从2005年的世界第八上升到2010年的世界第三,预计到2017年有望达到220亿,不亚于心脏支架产业。接着,上个月强生收购辛迪思掀起一场大讨论。在场都是业内,听到了创生和康辉的风声,虽然尚无确认,但足够反思一下中国骨科企业的前程。

曲筱绡看安迪不停在纸上记数字,时而停笔思考。说实话,会上的东西离她有点远,医疗不是她所好,也就是追赵启平的时候恶补过医院知识;投资也非她世界,她需要钱,跟爸爸谈判就好,财神来源稳定。空调是硬需求,她手上的市场都还吃不掉,哪来精力进军其它领域。医疗唯一让她感兴趣的就是一附新建分院的中央空调系统。据说是高端分院,什么都要先进,她对GI的技术能力有信心。听说安迪要来这个峰会,她连忙跟来,看看有没有跟医院搭桥的机会。没想到医生没碰到几个,倒撞上赵启平这个前世冤家。

哦不,还认识了谭总,好坏勉强打平吧。

不不不,谭宗明认识了等于没认识,没有他电话,没有他微信,她这种小虾米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,就算再见也跟不认识一样,抹不平赵启平给她带来的不爽。

不过,曲筱绡转念一想,安迪和赵启平都跟谭宗明这么近,没道理她却被隔在天涯。根据六度分离理论,她跟国家主席之间也不过隔着六个陌生人,现在呢?谭宗明都到眼前了,只隔着一个人,却看得见摸不着?这不科学。

 

 

评论(138)

热度(69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