蜜三刀

贝加尔湖畔 13

13.

第二天凌远就知道赵启平提前回国的事,把他叫到办公室。
赵启平笑嘻嘻地先奉出装帧精美的考察报告,凌远脸色阴晴不定,接了报告摆在案头。师弟写报告论文无可挑剔,不用翻也知道里面什么样。凌远敲敲报告封面:“可以啊,连改签都不改签,直接自己重新买票回来,理由呢?”
“师兄,”赵启平双手插兜,脊背笔直:“你也有过把十四天行程缩短到九天的过去,你不知道为什么吗?”
凌远眉头一跳:“谭宗明?”
赵启平看着他不说话。凌远也不需要他说话,那跟熏然当年如出一辙的眼神,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凌远把自己摔到椅子里,双手捂脸,一声叹息。赵启平像木桩一样站了一会儿,对师兄说: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。”
“等等,”凌远拉开办公桌下面带锁的抽屉,拿出一张光碟递给他,“熏然觉得这部电影无聊,看了遍就放在这儿了。”
压抑的深色调,两个裸着上身的男人相拥,是蓝宇。赵启平拿在手上把玩,这电影对他来说不陌生,师兄的大学时代被论文和实验填满,但赵启平不同,所有思潮学潮的前端都少不了他的影子。北京故事是大陆耽美文学开山之作,蓝宇拍出来又轰动,成为国内同性题材经典,作为一个涉猎广的直男也有耳闻。他听到凌远说:“熏然说它失真,但你还是看看,虽然你不是蓝宇,但你的谭宗明是陈捍东。”

赵启平知道主人公背景,也同意这个类比,但不明白师兄用意。他把光碟放回到桌子上,问:“什么意思?”
“启平,陈捍东们总有一天要结婚的。”凌远提醒。
赵启平轻笑出声:“我知道啊。”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赵启平用指尖摩挲着碟面:“我只是不想错过他。”

凌远心头微震,仿佛看到当年说着“没关系我有火我来暖你”的熏然。

赵启平没带走那张光碟,凌远也知道不用再对他说一个字。至于跟谭家,既然师弟存了陪他一段的心思,想必也不会与谭家牵扯太深,以他的分寸,不用凌远再操心。凌远偶尔后悔是不是该在谭宗明出手料理吕家的时候阻止他,但转念一想,师弟早已情根深种,唯待一根稻草而已。不是今天的吕家,也会是明天的张家王家,只要谭宗明和赵启平对对方存着这份心思,牵牵缠缠,总有一天红线要绕上彼此的指头。

他和熏然当年不是没逃过,最后栽在命运手里,他比任何人都懂。而且,他和熏然不过需要披荆斩棘,师弟的路一片漆黑,凌远不忍再多说,徒惹伤心,由他去吧。

凌远在这边厢思虑重重,那厢赵启平却阳光灿烂,得空就探特需病房。谭宗明跟奶奶感情深,虽然护工保姆都有,还是全天候守在病房陪奶奶。手术隔天,谭家人从北京飞来。谭奶奶是VVVIP客户,凌远重点关顾,来了不止一趟,从上到下认识了谭家。谭家也认识了这位传闻中的院长。用谭宗明的话说,他难得认一个朋友,安迪当得起,凌远也当得起。撇开凌老院士的光环,凌远自身已优秀得让人礼敬三分。

至于小赵医生,只有谭奶奶见到了。白天谭家人在,赵启平偶尔来,听到门内有人,便拐回办公室。晚上只剩谭宗明了才进病房。谭家满意对杏林分院的投资,正巧住进附院,谭父便问起牵线人小赵医生呢?怎么没见到?谭宗明说他课题申报在即,忙着整理资料。
谭奶奶作证:“小赵医生来过两次,手里不是拿着病历,就是拿着资料,现在的年轻医生真辛苦。”
她发言了,这个话题就过去了。
这时术后危险期已过,趁人都在,谭奶奶跟谭父说:“出院之后,我想去一趟香港。”
“妈,您这刚动完手术……”谭父为难。
“就是因为动了手术,才敲醒我,再不去可能没机会了。”谭奶奶声气细柔,转头向谭宗明,“明达上个月来的时候,跟你嘀咕什么来着?”
谭宗明赶忙坐到病床边:“没嘀咕什么啊,我们俩能说什么啊,还不就那些钱来钱去的事儿。”
谭奶奶不戳穿他,又问谭宗耀:“宗耀,明达托你在301找的哪位医生?”
谭宗耀刚要说话,被秦雪掐了一下,又闭上嘴。
谭奶奶摇头:“你们是不是要瞒到你明爷爷抢救无效了再告诉我?”
满屋子没人敢搭腔。
“宗明,你跟明达安排一下,下个月我去香港。”
“哎,好。”谭宗明只能点头。

奶奶住院期间,谭宗明推掉应酬,通过电话网络处理工作。在医院陪床,虽然VVVIP待遇,但病房毕竟是病房,满足不了谭宗明日常用度。憋屈两星期,他失了天天打理形象的心劲,脸上难得出现一层胡茬,安迪来探病吓了一跳,打趣老板你得去美容院了。出院前一天,赵启平跟谭奶奶打声招呼,午休时把他带到自己公寓。

洗手间里,刮胡刀嗡嗡震动,赵启平背靠洗手台,摆正谭宗明的脸,在白色泡沫里摸索冒出的胡渣。谭宗明围着他的腰,看镜子里的下巴被修长手指摸来摸去,低头咬住一根指头。赵医生笑,用拇指轻压谭总泡沫圈里的嘴唇:“乖,等会儿。”被他张口把拇指也咬住。

刮完的时候,赵启平衬衫大敞,已被从胸到背摸了个遍,两唇再难忍耐地交叠在一起。

然而时间紧迫,至多解了彼此裤门,用手草草帮对方释放。赵启平喘着气,一边被谭宗明亲脖子一边交待:“明天奶奶就出院了,待会儿走的时候把你的笔记本和几沓资料带走。”
“忘不了。”谭总三心二意地答着,手不老实地往赵医生后腰里探,被赵医生拿住,“来不及了。”
谭总叹气,把赵医生的衬衫扣扣好,退而在唇上流连了一会儿。

关系升级后,一连两礼拜,谭宗明守在医院回不了家,只有傍晚忙里偷闲去赵启平的小公寓待一会儿。心里记挂医院,也不能厮磨久,吃不了饭就得回,中间还穿插着公事私事。这相处质量对全套交手,尤其初次交手是远远不够的。两位花丛常客,至今身体接触还停留在互相打手枪阶段。谭宗明快疯了,赵启平也一样。

谭奶奶第二天出院,回西郊别墅休养生息。临走前,赵医生把谭总请到休息室,关门缠绵片刻。这一走,以两人的忙碌程度,想见面得再两三天。好吧,赵启平从没想过,自己会有相思如火的一天,半刻分离也无法忍受,偏偏对象是个不逊于他的工作狂。这是不是叫报应,嫌弃前女友们粘人嫌弃多了,终于来了个势均力敌的,是不粘了,连滚个床单都变成奢望。在安迪的叙述里,谭宗明在晟煊是甩手掌柜,赵启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见到的谭宗明却日理万机,工作强度不亚于医生。

谭宗明点着他的嘴唇说工作狂的锅我可不背,赵医生,我们俩仅有的几次约会谁迟到更多,嗯?
赵启平只好用嘴唇堵住他。

在休息室送别前,赵启平把谭宗明的手机掏出来,强制给他装了微信。谭宗明当晚回到别墅,安顿好奶奶,看到那个陌生的绿色图标右上角出现了红色的数字30,打开一看,全是赵启平发的消息。谭宗明一边翻一边笑,一金字塔排列整齐的由少到多的示爱花痴亲吻各种表情,说好的高冷呢?赵医生?谭宗明觉得微信有趣,给他回了个亲吻表情,打电话给安迪和凌远让他们微信都把自己加上。

谭宗明除了近郊别墅,在陆家嘴亦置有一套临江公寓,方便上班。临睡前,他好奇试验微信的语音功能,给赵启平发了个语音:【赵医生,周六有空吗?】
赵医生正经起来了:【怎么,谭总有事吗?】
【想约赵医生中午去陆家嘴吃个饭,不知是否赏光?】
【哦,我查下日程表,】赵启平竟然还中断了一下,好像真的去翻什么日程表似的,过了两分钟才接上一条,【周六没有安排,可以。】
【那上午十点我去你家接你?】
赵医生矜持地回了一个OK的手势。

谭宗明看着那个圈成圈的手笑了半天,真想把他拽出来操翻。

 

 

评论(145)

热度(78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