蜜三刀

贝加尔湖畔 8

8.

清醒过来的时候背靠着树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推过来的。

他们分开得困难,唇与唇离五分又进三分,推推挤挤,来回反复,才勉强分开一丝缝隙。赵启平定心凝神,嘴唇保持着被吻的微张状,缓缓睁开眼,还没看清眼前人,额头又被亲了一下。胡闹得无法无天了,赵启平推推谭宗明,反被他搂得愈紧,叼住耳垂。如果说刚刚的吻是心神交流,那耳垂这一下便直通下身。赵启平喘着气,咬牙,等谭总弄够放手了,对他说:“回去吧。”

谭宗明从善如流,让他先回去,自己等两分钟,错开走。

饭桌上热热闹闹,本来嘛,谭公子是镇场子用的,赵医生是吉祥物,满桌宾客最不缺的就是他们。赵医生回到席间,像换了个人,一改先前自娱自乐之态,对着满桌领导轮番敬酒,领导抿一口即可,他杯杯亮底,酒当水一样下肚。凌远看了两杯感觉不对劲,师弟不仅爱护大脑,更爱护形象,喜欢玩却不会允许自己在外失态,对酒点到即止,这种不要命的喝法是没见过的。再观谭宗明,他就冷眼看着赵启平喝,不劝也不阻。

在座的都惯了被人敬酒,见小赵医生这样的见多了,接酒接得熟练,抿一口酒,称赞小赵医生年轻有为,前途可期,凌院长有福气,话语也都恳切。袁局接着李局的话茬说,当年领导提拔凌院就是慧眼识珠,凌院也一展长才,现在第一附院改革搞得红红火火,是沪上卫生系统的红旗,在中央都挂得上号,点名表扬,让我们一干老家伙跟着沾光。李局有眼光,凌院有魄力,现在连预备梯队的小赵医生也这么优秀,年纪轻轻如此成绩,附院的未来了不得。长江后浪推前浪,看来我们这些老家伙,将来都得被凌院和小赵医生顶掉喽。说得全桌笑起来,赵启平也跟着笑,又满上一杯,再敬袁局一次。

等赵启平一轮敬完,歇了歇,准备开第二轮时,凌远去门外打了个手机给谭宗明,附上一条短信:【不能再让启平喝了,他胃不好。】。医生没几个胃好的,凌远的烂胃这晚也喝了不少,但他是有目的地喝,每一口都不浪费,穿插着吃食,细水慢流,不是赵启平这种灌法。赵启平的酒杯被谭宗明盖住,差不多也是散席的时间,谭宗明意思意思说了几句场面话,把老爷们各送上车,等剩下自己人,脸色这才慢慢阴下来。

谭宗明和安迪都带了司机,凌远叫好代驾,只一个赵医生,本没打算喝酒的,现在醉得两眼朦胧,自己的车肯定是开不回去了。吃饭的地方在虹桥,离他无论哪个家都远。谭宗明说自己送赵启平,他的车明天安排人开走,让凌远和安迪先回去。

醉醺醺的赵启平坐到了谭宗明身边。出席这种应酬谭宗明一般带劳斯莱斯出来,宽敞,稳重。赵启平被他半拖半抱,放在座椅上,醉酒之人腿脚乏力,坐下来扭成麻花。谭宗明弯下腰,把他两条瘦削的长腿摆摆顺。劳斯莱斯作为应酬专车,常年备着解酒药和养胃药,他两样各拿了几粒,又从小冰箱拿了瓶水,喂赵启平。赵启平摇着头推开不肯吃,被谭宗明捏住下巴灌。

司机老陈跟了谭宗明近十年,无论什么情况车都稳得洒不出一滴水,这会儿更是开得慢如蜗牛。赵启平挣扎了几下,药被灌了下去。听着赵医生消停下来,老陈把速度提了上去,正式上路。谭宗明吩咐他往浦东开。
“上次送过的,世茂滨江。”
“知道了。”老陈答。
“不去那儿……”赵启平靠在椅背上,忽然难受地咕哝了一声。
“你家不是住那儿吗?”谭宗明把他扶到自己肩膀上靠着,赵启平贴着他的颈窝,低声说:“不去那儿,回淮海路。”
“你还要继续喝?”谭宗明音量不大,听着却有些森森的。
“上音小区……我上班住那儿。”赵启平要起来跟老陈交代地址,又被谭宗明按回去,在他肩膀上晕了一下,才把地址说清楚。

车子开到复兴中路,从一扇不起眼的小门,拐进绿树环绕的老式小区,停在一幢五层楼下。赵启平醉是醉,还能走,谭宗明送到楼门口,站定,看了他一会儿,伸手拨了拨他的额发。赵启平眼神发愣,等谭宗明准备转身走了,忽然伸出胳膊一把抓住他。

“谭总,”赵启平抓得很紧,“来都来了,不上去坐坐吗?”
他们站在楼门的阴影里,光线微弱,赵启平头又晕,看不清谭宗明的表情,手上愈发用力。
“哦?”谭宗明任他抓着,不为所动,“怎么,赵医生这是要请我喝杯茶呢?”他贴到赵启平鬓边,咬薄薄的耳廓:“还是要自荐枕席呢?”
赵启平心思被点破,不跟他废话,蹭着脸就亲了上去。虽然只是跟男人的第二个吻,吻技了得的赵医生并不怯场,胶合着打开谭宗明的唇瓣,舌头像蛇一样游进去。

展尽平生手段,要将他心魔情魄全数勾挑出来。

他知道谭总被他亲硬了,所以被拉开的时候一脸迷茫。谭宗明伸出手,爱怜地帮他擦掉唇边的一点银丝:“被赵医生这样的人物主动求欢,我当真消受不起。”
赵启平这辈子亲谁还没被当场推开过,一时间都顾不上难堪,只是满眼不解。
“赵启平,”谭宗明第一次叫他全名,赵启平浑身一凛,定定地看着他。
谭宗明拍拍他的脸颊:“你想要一个晚上,有没有想过我想要什么?”
赵启平一晚上灌的酒都被拍醒了。他是明白的,原来谭宗明也明白,他现在总算明白了谭宗明明白他的明白,那么他也明白了谭宗明的明白。冲动的火热退去,理智像冰凉的潮水一样沿着脊柱倒涌上来。

谭宗明看他的眼神,知道赵医生已经明白了,跟赵医生这样的人说话就是省力。他捏捏赵启平的后颈,亲吻他唇角:“晚安了赵医生,想好再来找我。”

 

 

评论(115)

热度(8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