蜜三刀

女人的前半生

前段时间我向keke和波妞大炮式安利了《我的前半生》,理由如下:
1、新丽制作。新丽的都市剧成绩单:《大丈夫》、《虎妈猫爸》、《辣妈正传》。
2、共演。不用说了。
3、原著以及改编方向。师太定下一个现实主义基调,原著玛丽苏部分却被大刀阔斧地修剪换新。原本唐晶男友是一个律师,只出现一次,唐晶与他恋爱后很快辞职随之远嫁澳洲。子君的第二春是一个建筑所合伙人,加拿大华人,四十多未婚,高大帅气哪儿哪儿都好,对离婚后的子君一见钟情一往情深。看到这里大家估计明白了,这其实就是“谭赵”,两个女人戏的面目模糊的钻石外挂。剧组把两个外挂男砍掉,换成一个辗转在两个女人之间的,有血有肉的贺涵,这是有野心、且有心整合剧情的改编。
4、路透照。所有路透照都显示服装和取景相当考究。

以上几点综合,不难得出这将是一部好剧的结论,现在大家都看到啦。

前半生原著是一本非常前卫的书,八十年代香港人写出的东西,跟今天的大陆正吻合。

基友有个观点:大陆文化目前处在二十年前的港台阶段,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才能追上当时的美日。经济发展决定的。现在回头看看,遍地言情玛丽苏,确实在琼瑶年代。梁凤仪和师太笔下觉醒的女性们,应该是未来方向。觉醒女性显然不会满足于在《小时代》类的作品里当虚浮的花瓶,姑娘们有诉求,需要倾诉自己真正的快乐和痛苦,所以女性题材要往现实方向发展。

欢乐颂就是这种意识觉醒的代表,因此得到了广泛的讨论和争议。但非常可惜,作者用二十年前的职场来写今日上海,而本身格局有限,最终用资本道德观审视一切,既写不出亦梁笔下犀利的现实,也写不出真正的美好。

职场与主妇女性的烦恼是什么?如果亦梁写安迪,她的苦恼一定不是来自神经病家庭,而是“男人的高级会议室里总需要有女性点缀,赏心悦目,获得片刻精神放松”(类似的话,忘了出现在哪本了,我形容得完全不够劲)。

比如《前半生》原著写唐晶的光鲜:【我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女人,我不比唐晶,管着手下三十多个人,她一颦一笑都举足轻重,领了月薪爱怎么花就怎么花,我多年来依靠俊生,自己根本站不起来。】

转笔又写唐晶的苦楚:
【唐晶说:“我请了上午的假。”“方便吗?”我过意不去。唐晶苦笑:“我卖身给他们已经九年,老板要我站着死我不敢坐着死。”“我每天准七点半出门,礼拜天还得做补工,连告一个上午假也不准?”唐晶说。以前唐晶也说这些话,我只当她发老姑婆牢骚,今日听来,但觉句句属实,最凄凉不过。我知道为什么,因为我自己也吃着苦头了,对唐晶的遭遇起了共鸣。“为什么老板都这么坏?”我问。“老板也还有老板呀,一层层压下来,底下人简直压扁了。”】

主妇呢?亦和梁都非常擅长写孩子的势利,主妇们家有保姆,成日只需保养逛名品店,在外光鲜,在家里连孩子都瞧不起她,觉得她是寄生虫。

拳拳到肉,字字见血。男权社会,即便女性权利大有发展,但女性们的前半生,仍旧左转是地狱,右转还是地狱。各种选择的亮和苦,在改编中不仅没弱化,反而成功落地在上海。三十出头的唐晶,MBB中高层,约等于安迪。但与被谭宗明全面保护的安迪相比,唐晶面对贺涵也就是前上司的同居邀约,第一反应是他别有用心,而非情之所至。

陈俊生的婚外情,与激情浪漫无关,反而焦头烂额,与我所知的现实相符。

还喜欢一点,为了给日后贺涵和子君的感情铺路,剧情在慢慢打压唐晶,把她压到三角道德链的底端,以使未来贺涵的变心显得不太突兀。这本身是件很猥琐的事,但变化合理,手法高级,遵循基本法,可以接受。

唐晶和子君的相互支撑,倒真有点真的“欢乐颂”的味道。


评论(68)

热度(143)